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Edwina | 11th Mar 2011 | 一般 | (3 Reads)
三月的陽光,很暖;三月的風,很柔。三月的空氣裡,隱隱攙雜著一股新鮮泥土的氣息,我知道,大地,已經在春的懷抱裡緩緩解凍了,整整沉睡了一個冬天的種子,正從一場關於花開的夢中慵懶地醒來,嬌憨地伸著腰,慢慢梳理著自己的心事。
  天空,是淺淺的淡淡的藍。那是一種沁人心脾的藍,藍得隨意,藍得簡單,藍得純淨。在天的盡頭,隱隱有絲絲縷縷的白雲在靜靜流淌著,舒緩而自在,安詳而愜意。
  平整的草地,還是枯黃的一片,但是,遠遠望去,卻已經有了氤氳的綠意,“草色遙看近卻無”,我想,詩句所要呈現的便是這種意境吧。在那若有若無的綠色上,有星星點點的殘雪還未完全融化,遠遠望去,仿若草原上潔白的忽隱忽現的羊群一般,生動明快,別有一番情趣。
  路邊,是寒冬留下的冰雪,大部分都在陽光下的照射下,緩緩消融。雪水在地上,漸漸的匯成了若干個細細的小溪流,清淺且歡快地流淌著。
  路邊的梧桐樹,雖然還沒有發芽,但是,樹枝上的葉苞,已經隱約地鼓了起來。那相思了一季的春雨啊,還杳無訊息,可是,梧桐卻分明已經望穿了秋水。她早已躍躍欲試,只待春雨一場深情無聲的潤澤,便會為他燦然吐綠。柳樹上,多情的柳枝也正在嫵媚地扭動著柔軟的腰肢,隨風輕輕搖曳,偶爾還會不經意地拂在行色匆匆的路人發梢、肩上,使原本那些匆匆的腳步變得舒緩了,原本焦慮的心情也變得平和起來,在這一場春日的景致中,使得路人為她頻頻回首。
  大街上年輕的女孩子們,早已按捺不住對美麗的渴望,迫不及待地換上了漂亮的春裝。薄薄的羊絨大衣,時尚的短裙,精巧的小蠻靴,高高的鞋跟,杳杳地踏在地瀝青路上,風情萬種,顧盼生姿之間,春的氣息,撲面而來。
  遠處的空地上,孩子們正在歡快地奔跑著,一個個神態各異的風箏,在孩子們銀鈴一樣的笑聲中,在清遠的天空上,高高的飄舞。放飛一只風箏,就是放飛一份快樂和夢想,我想,那每一只風箏,都一定懷揣著一份美麗的希望和期盼,在無邊無際的天空中,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把夢渲染。
  正在望著天空中的風箏出神,驀地,頭頂傳來一陣鳥兒的鳴叫聲,清脆婉轉,悅耳動聽。我收回目光,原來,在我上空的電線上,居然停落著一對早歸的小燕子﹗那兩只黑色的小燕子,悠閒地站在電線上,像兩個停留在五線譜上的小小音符,它們或彼此凝望,或唧唧噥噥的說著我聽不懂的話。我猜,它們也許在商量著,今年把家安在哪個愛的屋檐下,也許,是在互相安慰對方在這北歸路上的疲倦。都說燕子是最專情的動物,一只燕子,一生只有一個愛人,那麼,它們就是那一生一世都會相依相伴的一對么?看著它們,我竟然有了一點羨慕的感覺,多好呀,一生一世,永遠相依相伴,雙雙對對,跨越千山萬水,走遍海角天涯,多么美好和浪漫的一生啊。就在我正在發呆的時候,也許它們發現了我對它們長時間的注視,它們似乎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,然後,不約而同地展開了翅膀,像一對黑色的精靈,又像兩道黑色的閃電,轉眼間便雙雙飛去,消失在高樓的拐角處。
  忽地,一陣清冽的風來,吹得我的長髮獵獵飄舞,裙裾霍霍飛揚。這一刻,冬日的沉重和壓抑,似乎正在不由自主的悄悄遠離,而那沉睡了一冬的福祉和喜悅,已經開始一點一點的漸漸甦醒,悄悄萌動。此刻的心情,也隨著變得格外的愉悅,似乎有一種希望和夢想在心頭雀躍地流轉。我想飛快地隨風奔跑,想盡情的大聲歌唱,想高高,高高地跳起來,握住那一把一把的陽光,再把它們,均勻地散落在我房間的各個角落,讓陽光的味道,暖暖的把我包圍。
  從此,讓陽光,盡情舒展,讓心情,妖嬈盛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