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Edwina | 19th Aug 2013 | 一般 | (15 Reads)


半夜,四周靜悄悄的,只有雨在滴答 、 滴答……我獨自站在窗前。

雨輕叩窗櫺,水花迸濺,一種莫名的傷感頓時湧上心頭。可能是天氣的緣故,也可能是自己的懺悔在作祟,我的雙眸竟然有些濕潤。

一支蕭輕含嘴角,雨聲在伴奏,燈火闌珊下,曲已不成,零碎的音符帶著痛恨逝去了。。。。。。

獨自聽雨,回憶著自己做過的錯事,不覺輕歎:時間,我可以對它開玩笑,但它卻對我很認真。

想到這,又邀雨調弦,從回憶中把那 零零碎碎的記憶拾起,譜成一首曲子,作為我對它們的懷念。我指尖上跳動的音符,充滿著傷痛,使撩動通琴弦的手用力一彈……最後——弦已斷,曲悠揚。

雨中,我再次提醒自己:時間,是不能和它開玩笑的!初戀,美好的時光 仰望 千年的渡口 足の裏が火照っています 靜靜地吐著芳香 迷茫記 磨きあげる 無法預料的美麗 海角天涯 ご無沙汰のおわび !!

Edwina | 16th Aug 2013 | 一般 | (48 Reads)


穿過如雲煙的江南煙雨,我似乎看到另一美麗女子的身影——張愛玲。再仔細品讀這個民國才女,和品讀她那曾經傾城之戀的男主角胡蘭成的傳奇愛情故事。

寫一折《金鎖記》,譜一場《傾城之戀》,再造一部《傳奇》。

張愛玲把她的絕代才華奉獻了她的觀眾,留給了她深厚的無盡時光。可是她的愛,她有關愛的誓言,對愛的期許,愛的渴望,愛的幻想,全給了這個男人。她為她耗盡了一生煙火,一旦真愛,無盡無悔……

你看她寫:

"見了他,她變得很低很低,低到塵埃裏,但她心裏是歡喜的,從塵埃裏開出花來。”

“與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,於千萬年之中,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,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晚一步,剛巧趕上了,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,唯有輕輕的問一聲:奧,你也在這裏嗎?”

人生的相遇,是一件多麼美麗的事,而我們卻總要為美麗,扮演一個深情與無情的角色。胡蘭成用一盞茶的時間,就可以忘記許下一生的諾言,而張愛玲卻要為一段愛情負責到底。她為他低到塵埃裏,在塵埃裏開出花來。這朵花,開錯了時間,在他背離的那一刻,她甘願獨自萎謝。

慧而不媚,是她的悲劇,又焉知不是幸運呢。

張愛玲本身就不是一個世俗之女子,她不以塵世的價值觀去品評一個人,她沒有什麼政治觀念,只是把胡蘭成當做一個懂她的男人,而不是汪偽政府的漢奸。她只在乎當下對她的愛,其他的,她不願多想。於是,她傾盡了自己的全部,在世人詫異的眼光中愛的那樣的超凡脫俗。

可是,最終胡蘭成還是辜負了她得一往情深,因為胡的濫情。張愛玲是委屈的,胡蘭成的確配不上她,她的心裏只有這一個男人,而胡的心裏卻裝著幾個女人,並且在這樣的移情別戀中反反復複,讓這個心氣高傲的女子一次又一次的低下了頭,叫她怎麼能不感傷?離別時刻,胡蘭成送她,天下著雨,這場雨,也沖刷了他們的“傾城之戀”,一生最美的愛情,已經走到了盡頭,早早地謝幕了。凝眸窗外藍天...... 那麼無可奈何 寬容 愛情本就是飄搖 我喜歡你 青春無法回歸的夢 素年錦時 荊棘是成功的押金 誰能安撫我這顆孤獨的心?

Edwina | 9th Aug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
 

蒼穹下的雛雀,是夢裡的我們。

 

不成熟,卻老想高飛,沒勇氣,卻總占鼇頭,沒信心,卻不是服輸。

 

如果說你的人生是流水,那我將是水中的水草,你成了我的過客;

 

如果說你的人生是時間,那我將是時光中的一秒,你擁有無數個類似的我;

 

如果說你的人生是場夢,那我將是你夢裡的配角,你並不曾看我一眼。

 

曾經以為滄海會枯,桑田會滅,夢永不曾變,用雙手抹平了,歲月的皺紋,做著夢,夢裡有你有我,我還是配角,你依然不看我一眼,但夢對你來說依然很美,你說你過的很好,連悲傷也找不到。夢裡的我,依然是我。夢是悲傷的,我不停的尋找著快樂。

 

哪兒能尋找鄉村的味道 給自己的心靈再增加一片綠地 瞬時即逝,再美不過雲煙 他們是寂寞的戀人擁抱著彼此 砸錢練刀不怕不成寶刀 而今便只道是平常罷! 重要的是堅持你的選擇 花開一季 月落西樓的美麗 醉月西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