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Edwina | 9th Jan 2014 | 一般 | (4 Reads)


同學的情誼也該上演了吧!因為能笑醒我的,也正是這同學間的熱鬧的場面。那可是一種無拘無束的熱鬧,無拘無束的爛漫,無拘無束的笑的。

場面是歡快的,情誼是真摯的,都一個個孩童般的合拍而樂。我也沒想到我的夢境裏會出現這樣的畫面。連我都有點驚喜與那曾經那麼熟悉而又模糊的面孔,都會在我的夢境裏一一閃現。

夢終歸是夢的,但那存在夢裏憨笑的畫面卻那麼的真實、生動。就好像剛剛發生的,連一點點的熱情都還未退減了的真實、生動。就曾經的那些個模糊的都有點沒有了記憶的面孔,我都未曾想清楚,他們是怎麼清晰的出現在我的夢中的。

但他們卻猶如現實般的,清清楚楚的讓我都記清了。就連那裏面發生的故事,我的記憶也沒落下一絲一縷。

憨態可掬的、溫柔典雅的、笑容燦爛的、矯健清秀的,就這一張張的鮮活的笑臉,都是在那明媚的陽光裏、紛至遝來。

是笑聲還就那樣爽朗而清脆,是歌聲仍舊那樣嘶啞而豪邁,是吵鬧也還是擲地有聲。本會以為,經過歲月的洗禮,趟過生活的磨練,他們應該凝重的如泰山般的難移半毫。沒愁想,江山易改,稟性終是難移的。

豪邁、粗野、溫柔、細膩,那存在骨子裏的,都沒變。要變得也許只有外面的世界。

歡樂、吵鬧、歡笑、細語,這些個感性的,也沒變。響徹在夢裏的天空,蕩漾在夢裏的海洋。

鬧騰,喊叫,真有點慨歎。但我的笑聲終究還是喚醒了我的夢。

儘管夢醒後的一切都那麼的安靜祥和,溫馨蕩漾。

儘管夢醒後的記憶仍是那麼清晰可顯。敷地は どれくらいある 歲月的主調 十年之前 卡卡,在寒冬中似乎憔悴了 每年春節去爸爸家拜年已經成了習慣 大自然是多麼的神奇 那棵松树记得! 概如是,豈能出其右乎? 迷戀明亮溫暖、輝煌的色彩 買醉無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