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Edwina | 7th Nov 2013 | 一般 | (43 Reads)


遲暮,我漫步街上,這裏人流如潮,大家幾乎貼在了一起。每一個陌生的面孔都走的匆忙,他們都是過客,從來不做時許停留。路兩邊佈滿了小攤位,飄散出一片片白霧,將我籠罩,然後向我迎來的是一雙看起來慈善的目光和機械化的面孔,這是很明顯的詢問:你需要點什麼?

我背離紅綠閃爍、車馬喧囂的大街,一直走著,越走越遠……一張落寂的臉漸漸消融在夕陽中。不知,這是條通往何方的路。

俯瞰世間,呵,多麼虛偽,它狀若無物,卻包裹著即將要掙脫咆哮的極陰的黑雲。

繁華三千都如虛,那我的一切算什麼?

曾經校園裏的散發凜冽清香的香樟樹下,總能看見光影般的場景:學生們的嬉鬧,落單車上的單薄青春……往往如電影散場,沒人會將片尾曲聽完,細細品味結局,而是匆匆離去,留下一些陌生的背影,那些光影終將在最後支離破碎、潰散。

那時我們年少無知,許下願以為可以長久的誓言:用我永世等待,換你一生陪伴。夕陽下深陷沉淪的擁抱,冬日溫暖的牽手,歷歷在目,像煙花化作一抹明豔,美麗了天空,卻已走到了死亡的身邊等待吞噬。

分手在雨天的街巷,雨像碎碎念的切語磨平了昔年樹幹上的刻痕,打濕了你的眼,你渙散的目光將我劃得遍體鱗傷,鮮紅的可怕,散發淡淡的腥息。

轉過身只剩了保重,你一句話都沒說,卻哭了就很久很久。那雙被雨水淋濕的瞳孔飽含了說不盡的哀傷。

你消失在我的視線裏,邁向荒蕪的邊界,香樟樹下再也看不見你迷離的身影。

自此,由我一人承受孤寂,而我卻故作瀟灑。

歲月年年月月行過,你還記得那些躲在巷口樹下的時光嗎?All Blacks adjusted loss Crusaders smash Chiefs in five-try romp Lost youth Mexico name new coach for All Whites tie Bledisloe Cup to be streamed online FFA considered sacking Osieck earlier Waratahs want Benji Marshall Aussie Hull-Kirk shares Korean golf lead Sharks Pomeroy is Super League bound Red Sox on brink of World Series